Zero

萌多对CP,不定期脑洞,不定期产粮,可能僵尸号,快来看我诈尸~~

【花怜】【日常】别闲日太子查疑案


2. 

地师,虽说这个官职在仙京已经查无此人,但是地师庙,却是一直留着,且一直以来香火不少,祈愿不断。只是就在这十几天内,突然许多地师庙宇被信徒砸毁,且速度极快,仅仅十几天功夫,这皇城内的地师庙竟尽数被砸,一座不留。

谢怜知道此事后,想了想,对传通灵来的灵文发表了他的几个疑惑:

地师庙被砸?

为何地师庙才被砸?

不是早就该被砸了吗?

真不是谢怜幸灾乐祸,而是,按照神官不灵信徒不候的规律,这地师庙不是应该早在这假冒神官黑水沉舟跑路之后不久就被砸的吗?怎么会等到这都过了这么久了才听说被砸?

另外,神官庙观被砸又不是头一遭了,怎么这次倒突然上了心要查呢?

灵文长叹一声,仿佛知道谢怜是怎么想的,颇有耐心地慢慢和他解释。

原来,事情不是谢怜想的那样的。这位“地师”消失后,刚开始在人间并没什么迹象,因“地师”原本也在处理祈愿上效率一般,信徒已经习惯了,慢是慢了点,最后还是能解决的。另外,鉴于当时灵文本人仍留在上天庭,效率可观,她找到了上天庭的一位刚刚飞升、还算勤进,但信徒却少得可怜的的神官,代劳处理地师信徒的祈愿,再怎么说也不能让信徒们知道他们拜了那么久的地师大人原来是绝境鬼王黑水沉舟假扮的这件事,否则上天庭的脸面就丢大发了,以后谁还能放心地烧香祈愿?是以灵文快速找到了顶替者,好处是功德全算在这位神官的头上。于是地师那部分的祈愿,其实并未搁置,原本觉得这件事,应该算是暂时处理好了,可谁知,兜兜转转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地师庙仍旧没逃脱被打砸的下场。

出了事,灵文头一个就问了那神官,可是据他说,祈愿并没有搁置,照常处理,甚至就在地师庙被砸的前一日,信徒还都好好的。更让人不解的是,庙宇一朝被毁,祈愿却还是有,前一天求过垒墙顺利的第二天又来求贴瓦大吉,头一天拜过奠基稳固的第二天就来拜了填土无阻,除了供台倒了信徒的贡品放在地上,香火受烟尘阻挠让这个神官听不大清之外,祈愿似乎仍旧很正常,很连贯。正常地好像并没人知道地师庙被砸了,也没人认为是信徒砸了地师庙所以忌讳着不来拜了。

这就奇了,而且更棘手了。

要是信徒打砸庙宇是由于神官未司其职,搁置了祈愿,也就是落个失职的罪名,要是像玄真将军一样认为自己的像塑地不好看就使坏捣毁了,信徒知其意思找人重修了就是。可是地师的信徒好像既不是毁坏庙宇者,也没听说是神官自己不愿意要重新塑像,这简直是找不到源头,加上这名神官是顶替地师,总不好人家帮了忙还要找人家的麻烦,是以,必须有个人能亲自去皇城,将这件事情问清楚。

找谁呢?

仙京重建不久,上天庭的众神官都各自疲于打理休整自己的事情,灵文将事情一说,风信慕情皆是扭头就走,其他神官话里明着暗着提醒灵文:我们上天庭,有位神官,应当是清闲得很,既不用忙着重建金殿,也不用忙着安抚信徒,可谓正是顺风顺水,且甩手天庭之事许久,是不是应该劳烦一下这位清闲的神官了?

灵文哪能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只好硬着头皮来找谢怜通灵。

谢怜也觉得不好意思,自己遁形得有大半年了,身为上天庭的神官,再不管也说不过去了。

于是,就答应了。

此时,两人在路上又理了一遍事情的来龙去脉,决定先到地师庙看看庙究竟被砸成了什么样子,以及能否找出关于真正的毁坏者的线索来。而且,谢怜和花城达成了一个共识:既然不像是信徒砸的庙,那会不会是某位与地师有仇的人?


说话间,二人已经走到了一条人不多的小巷,岔路口交密盘错,但花城似熟悉去往附近地师庙的路,悠闲地仿佛自家庭院,谢怜跟着花城,丝毫不考虑路怎么走的问题。

拐过不知道第多少个岔路,二人忽然听到前方吵吵嚷嚷,对视一眼,闻声走近,竟瞧见三个人拿着棍棒殴打另一人。那人倒在地上双手抱头,蜷缩着身子,身上已经多处受伤,血蹭到地上斑斑驳驳,好不凄惨。

就在眼前的祸事,谢怜如何能不管,遂鼓足底气喝了声:“快住手!”

这一声底气十足,语气果断,当真是镇住了这几人。他们停手,看向谢怜。其中一人生得人高马大,面色黝黑油亮,目露凶光,许是见阻挡之人是这样一个白面书生般的人物,瞪圆了眼睛上下扫了谢怜几眼,啐了一口道:“ 你是哪个,闲事少管!” 

谢怜忙按住正要抬手的花城,咳了两声道:“这位兄台啊,打人这种事,解气了就行,阁下看这人已经快要断气了,闹出人命来总不太好吧。”

实际上谢怜看一眼就知道,快断气了绝对不至于,但是故意说得严重一些,指望着这几人就此罢休,他们也好赶紧去干正事。


被打那人一看来了救星,双手并用往谢怜二人方向爬去,嘴里含糊不清地道:“救救我,快救救我!我没偷!我没偷!没有啊!”

谢怜心道这人怕是偷盗被抓住了,刚想说话,便看到方才那位黑土油一脚踹翻爬过来的那人,恶狠狠道:“还说没偷!就是因为你,成天刨土的疯子!”

眼看一脚又要踹去,还是正对着那人脑袋,谢怜也顾不得到底怎么回事了,纠缠下去看来打人的人也不会罢休,先救人再说吧,便一手藏在袖中施了个法术。只见黑土油踹出去的一脚突然翘起老高,被掀翻在地。

他察觉到是谢怜二人搞的鬼,甫一站起来就抡棍子朝谢怜扑去。谢怜与花城二人左右两边闪开,谢怜快速走过去抄起地上那人,回头道:“三郎!”

“好,哥哥,这边。” 随即向旁边一堵墙径直走去。

谢怜一道掌风闪退了扑上来的另外两人,拖着那人跟着花城走去。

三人竟是直接穿过了那堵墙。

谢怜因托着一人不灵便,穿墙而过后歪了一下,但立刻被花城扶住肩膀。

动作发生的太快,那被打之人尚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以为揪住他的是那群恶人,乱踢乱抓一通,嘴里还喊着:“不是我不是我!”

谢怜蹲下到能与他平视的高度,道:“他们走了。”

那人两条胳膊交叠环在面前遮住脸,闻言,透过缝隙看了眼,发现果然那几个人不在了,终于抬头,看见谢怜和花城,突然坐起来些,连连作揖道:“恩人,恩人,不是我,那、那神像不是我偷的!”

神像!?

谢怜闻言一惊,突然预感他接下来要说的可能没那么简单。他问到:“什么神像?”


那人突然愣住,放下作揖的手,又跌坐下去道:“就是、就是那尊地师像!”




评论
热度 ( 16 )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