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萌多对CP,不定期脑洞,不定期产粮,可能僵尸号,快来看我诈尸~~

【花怜】【日常】别闲日太子查疑案

*谢怜履行神官职责日常(当然同花城一起)
*有糖
*有副本剧情,有新人物


1.
皇城内,一处颇为繁华喧嚷的街道上,有两个身影慢慢踱步,一黑一白,一高一矮,时而对视浅笑,时而颔首低语,姿态低调,却难掩气度,走在路上,分外惹眼。


谢怜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来这样热闹的地方了。虽有任务在身,但由于他安然的日子过惯了,加上此时天上秋日暖阳,地上喧闹叫卖,谢怜实在是提不起什么紧张的劲头来。转头去望身边难得一袭黑衣的花城,虽不如红衣时那般明艳动人,却也稳重好看,叫他怎么也移不开眼睛。

中秋刚过了七八天。今年中秋,谢怜过得颇为清闲,连据说每位神官都要出席的中秋斗灯宴,谢怜也没有并没有露脸。一是中秋前夕,并没人来提醒谢怜出席,加之谢怜也并不想去,再加之,就算斗灯宴当场谢怜不露脸,他给诸位神官的印象也会因其庞大的祈福灯数量而无比的深刻,最重要的是,诸位神官皆很知趣地不去询问为何太子殿下没有出席斗灯宴。这样一来,谢怜可以在没有人记得还有他这位神官的自欺欺人中,心安理得地跟花城一起过节 ,好不自在。


是以,今年中秋节前后十几天,谢怜几乎全都在菩荠观度过。

当然这个几乎,并不包括晚上。

白日里,谢怜就待在菩荠观中,洒扫庭院,处理祈愿,顺便到村子里帮着村民们收收稻子谷子,加上有花城在一旁陪伴帮衬,即便是农活也干得优哉游哉。其间,还得了不少村民塞来的各式各样的瓜果点心作为回报。其中一道点心叫做相思凉,样子好看味道雅致,谢怜颇为喜爱,饶是过了好些天,还能回味起那个清香的味道。

一天忙碌,直到日落西山。

暮色里,谢怜才好意思牵起花城的手,从小路往回去的方向走。

头一日,谢怜和花城奔波劳累,本欲就近回到观中就歇着,谁知花城突然提议道:“哥哥,我们回去千灯观吧。”

“为何?” 谢怜心道明日不是还要来嘛。

“嗯…… 哥哥我今日还未练字呢。”花城认真道。

谢怜不由又惊讶又欣慰:三郎终于有了练字的自觉。遂一口答应了。

回到千灯观,花城果然在案前认真练起了字,然而才不到小半个时辰,花城就放下了笔,原本一日份的三张字帖,也才写了一张不到。谢怜不禁心疼,哎呀呀,白日里如此劳累了,三郎仍没有忘了练字,写了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态度可嘉。他自己也觉十分劳累,赶紧拉了花城休息去了。

只是第二天起来,谢怜觉得更加劳累了。看着折腾他到半夜,早晨仍旧神清气爽的花城,又看了看案上还铺着的字帖,谢怜觉得花城的劳累一定不是真劳累。

后来,花城总会以今日还未练字为由,拉着谢怜回千灯观。然而十有八九不是写两行就放下了笔,就是眨眨眼睛说哥哥我好累我们沐浴休息吧。 “累了想要休息”的花城每每都会将真的累了想要休息的谢怜从书案折腾到神台,直到谢怜实在支撑不住迷迷糊糊睡去。

谢怜终于在某一天忍无可忍,下定决心再也不能这样了。

于是——

他在花城开口前就麻溜地从袖中掏出两颗骰子,一丢就将二人送回到了千灯观。

“ 三郎,莫要再提练字。”

花城轻笑,果然上去将谢怜搂着,直接抱上了神台。
……

唉,莫要再提。

……

谢怜边走边想,一不留神竟是叹出了声。

“哥哥,怎么了?”

谢怜这才回过神,见花城侧过脸看着他,有些心虚地咳了两声,勉强正色道:“ 啊…… 三郎,我是在想,若不是因祈愿无人处理,地师庙又为何会被砸呢?”


是了,这就是谢怜忍痛暂别吃吃喝喝睡睡什么都不用管的日子到皇城来的原因了——

皇城的地师庙,尽数被砸了。

评论
热度 ( 29 )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