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萌多对CP,不定期脑洞,不定期产粮,可能僵尸号,快来看我诈尸~~

「花怜」殿下,礼成 (一个温暖的车,标题随意取,莫怪)

接结尾,温暖治愈向,唯美的花怜洞房夜(可能并不)共6节,先放前两段,人多就快一些继续 嘿嘿

以下是正文:


1.

谢怜几乎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动作,他只是盯着那红衣少年的方向,只想快些,再快些。

任脚下有碎石枯枝,软泥青苔,谢怜脚步也没有丝毫减慢。


终于,花城的红衣已近在咫尺,谢怜几乎扑到花城怀中,把脸埋入他的胸膛,他听到花城微微颤抖的声音。


“哥哥”


“三郎。”


他的眼泪还在不住地流,喉咙像被什么堵住了,再也说不出话。


三千灯长明,照亮整座小山,屋前两身影,紧紧相拥,再不分开。



良久,谢怜感觉到花城低头在他肩窝里蹭了蹭,在他耳边道:“哥哥,你看这灯,好不好看。”    语气已平静下来,熟悉如斯,温柔如斯。


谢怜使劲儿吸了一下鼻子,仰头捧起花城俊美的脸庞,看着他明亮的眼眸,带着哭腔道:“好看,好看。” 然后动情地在花城的嘴唇上用力吻了一下,再次抱住他道:“不过没有三郎好看”


这一年来,谢怜看着身边所有人神佛鬼都各自了却恩仇,求得所求,觉得心神宁静,自己也终于能过回他每日收收破烂,种菜烧饭的安详日子。可有时,到了夜深,他会突然醒来,走到屋外去,失神望着天空许久,夜空中星星点点,安然宁静,可是谢怜觉得心中某一处在隐隐闪烁,越来越亮,让他心中生出一种冲动,让他想要去寻遍世间每一个角落——我的长明星,你何时回来。然而待到泪水模糊了星光,他只是隔着衣服握紧那枚垂在心口的指环,心中默默道:三郎,我等你回来。


终于,谢怜终于感到了无比的安心。他才恍然发现,之前他以为的那种宁静不是真的宁静,那种再不用一个人的日子,那种和眼前这个人一起的日子,才是真正的宁静。


花城俯下身去,吻住谢怜,轻声道:“许久不见,哥哥你会说笑了,我好高兴。”




…… 



2.

谢怜只觉得花城回来了,他终于放心,终于安心,只顾看着花城的脸,他说什么,他就回应,他亲吻他,他就搂住他的脖子,花城的气息萦绕在他的周身,让他觉得,像是沐浴在温热的泉中,浑身酥软。


谢怜正半闭着眼睛,觉得恍惚间自己已经到了屋内,且由站着变成了躺着。

花城俯在他的身上,长发垂到他脸旁,一手轻拂他的脸颊和头发,一手揽着他的腰,微凉的嘴唇缓慢而轻柔地亲吻着他的额头,眼睛,嘴唇。他用手指描摹着他的眉眼,好像在欣赏和触摸一件珍宝,虽是情动,却带着说不出的轻柔小心,又好像工笔于神佛画像的画师,每一缕发丝,每一寸肌肤,俱经其手,本人却谨慎敬畏,丝毫不敢冒犯。谢怜听到了自己喘息的声音,凌乱而急促,尽是情动。他觉得自己的每一次喘息,都带着温度,渐渐地,将他全身都熏地燥热。


断断续续的清醒中,谢怜觉得自己的脸仿佛快要燃烧起来了,他觉得,这样有些不对,可是仔细想一下,好像并没有什么地方不对,是因为今天的他忘记了害羞吗?是因为此刻,他发觉自己身上一种沉睡了好久的仿佛永远都不应该醒来的什么东西,一下子迸发出来了吗——


可是管他呢,他实在是太想要从这个人身上索取那种温忖了,他实在是太想念他了。


朦朦胧胧间,他居然能腾出一丝清明来回想,此刻的燥热和“温柔乡”的燥热不同,那时,他只感觉到难以忍受的烦热,咬牙抵抗的痛苦,带着恼怒,带着羞耻,而当花城一袭红衣倾覆上来,他只觉神驰魂荡,恨不得溺死在这绵长的,情不自禁的激动中。


…… 


不知过了多久,谢怜突然觉得肩头一凉,猛地清醒了不少。


侧过头,他发现自己衣襟已经松开,一边衣服滑下了肩头,他蓦地睁大了眼睛,不自觉地出声道:“三郎,你……我……” 他下意识想要去推花城,可是手伸到一半,却又停住。


不愿意吗?没有。


于是他将手覆上花城的脖子。花城向他眨了眨眼睛,谢怜觉得,他的眼睛仿佛比映出长明灯光的时候还要明亮,还要动人,他听见花城道:“哥哥,我想……” 声音中是难以抑制的冲动。

说到这里就卡住了,谢怜听出了他话语中的犹豫和试探。他想,是时候了。


谢怜本想去解花城的衣服,可是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


“ 三郎…… 我……我有点想洗个澡。”






作者内心小剧场:“太子殿下气氛这么好你要不要这样!”


评论 ( 7 )
热度 ( 146 )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